励志美文

说起细节,很多人就像被洗脑了一样,张口就是细节决定成败、一屋不扫何以扫天下、千里之堤毁于蚁穴这样的名言警句,以至于都没有问别人想说什么。的确,生活中不能没有细节,但只有细节那也构不成生活。这就好像做菜,做菜若无调料,味道便不鲜美;但调料要是放得过了,不但效果适得其反,而且会对健康造成影响。 成大业若烹小鲜,做大事必重细节。但如果做事只有细节,因此失去了方向,所有努力还有什么意义呢?譬如南辕北辙,马儿跑得越快,只不过离目的地越远罢了。所以,人不能只活在细节里。 吴敬梓的《儒林外史》里有这样一段描写:话说严监生临死之时,伸著两个指头,总不肯断气,几个侄儿和些家人,都来讧乱著;有说为两个人的,有说为两件事的,有说为两处田地的,纷纷不一,却只管摇头不是。赵氏分开众人,走上前道:老爷!只有我能知道你的心事。你是为那盏灯里点的两茎灯草,不放心,恐费了油;我如今挑掉一茎就是了。说罢,忙走去挑掉一茎;众人看严监生时,点一点头,把手垂下,登时就没了气。 因为多点了一根灯芯唯恐费了油至死不能瞑目,严监生的吝啬也算修炼到一定境界了。第一次读这段文字,觉得很好笑,满脑子就只一个问号:这个世界怎么会有这样的人?但细读几遍,又觉得他很可怜:为了两根灯芯这样的小事,竟然临死都不能安心生命的存在是否太过卑微只是,生活中的我们又何尝不是如此? 一件微不足道的小事,一个无足轻重的人,甚至一句言不由衷的话,常常就轻而易举地影响了我们的心情。有人冒犯了我们,我们生气;有人批评了我们,我们难过;有人夸奖了我们,我们得意似乎,我们只是为他们活着。俗话说,臂长拦不了他人的嘴。每个人心里都该有自己的方圆,知道要做怎么,该怎么做。至于别人的耳提面命或者指指点点,我们用来取长补短、查漏补缺即可,不必成为左右自己的准绳,更不可因此影响了心情。 生活中,每个人都会遭遇各种烦恼,如果太过在意细节,会让一个力足以举千钧的人不能举一羽,会让一个明足以察秋毫之末的人不见舆薪。稍不小心走了眼,就连倒起霉来都会很细节。活在细节里的人经常会一叶蔽目,不见泰山,两豆塞耳,不闻雷霆,甚至一年被蛇咬,十年怕井绳。张学友有首歌,里面有几句歌词:你带着他唯一写过的情书,想证明当初爱得并不糊涂;他曾为了你的逃离颓废痛苦,也为了破镜重圆抱着你哭。可惜爱不是几滴眼泪几封情书紧闭着双眼又拖着错误,真爱来临时你又要怎么留得住?可见,细节一物误人不浅。而且我们的眼里若只剩下细节,难免会变得挑剔。当我们觉得一件事情不完美的时候,会心心念念地想着,饭也吃不好,觉也睡不稳,连日子都过得了无生趣。比如与朋友一起远行,途中偶有不快,虽然沿途的风景美不胜收,也觉索然无味,这便失去了旅行的意义。 生活若是一座远山,细节则是潜伏在你鞋底的一粒沙子。有时,真正使人疲惫不堪的不是远方的高山,不是漫长的旅途,而是鞋里的沙子。察秋毫之末于百步之外,下于尺水,而不能见浅深,非目不明也,其势难睹也。所以,要懂得顺其自然,不要抓着某个细节不放。这就好像我们不能因为别人一次小的失误就全盘否定他过去取得的成绩,不能因为别人身上的某个缺点而去否定这个人的全部,更不能因为一时的不如意就否定整个人生的意义。 细节是可以决定成败,但不应让它来支配生活。它是生活的佐料,理应成为制造快乐的动力,而不是负担。别人的一个眼神、一句口舌就让你郁郁寡欢,生活哪还有什么乐趣可言?关于细节,一饭之德必偿可以有,但睚眦之怨必报就无须。其实,生活中,我们在这个细节里遭遇了不快,完全可以从另一处细节里找补回来。所谓塞翁失马,焉知非福,不要纠结在某个片段里,忘了外面广阔的世界有多么精彩。 就像周迅在歌里唱的那样:外面的世界很慷慨,闯出去我就可以活过来。留在这里我看不到现在,我要出去寻找我的未来世界很大路很宽,要守得住方向看得见未来,不要被细节拖住了前进的脚步。 作者:潘玉毅

赵氏感激两位舅爷入于骨髓;田上收了新米,每家两石、腌冬菜每家也是两石,火腿每家四只,鸡鸭小菜不算。不觉到了除夕,严监生拜过了天地祖宗,收拾一席家宴。严监生同赵氏对坐,奶妈带著儿子坐在底下。吃了几□酒,严监生掉下泪来,指著一张橱里,向赵氏说道:“昨日典□内送来三百两利钱,是你王氏姊姊的私房;每年腊月二十七八日送来,我就交给他,我也不管他在那里用。今年又送这银子来,可怜就没人接了!”

这些都是内心贫穷的状况,反应到外在行为上,往往流露着望那山比这山高的心理,却看不到自己脚下的风景秀丽。

 

不知我的解释有没有说服幼小的单纯的心灵——我知道他们这批孩子,从小活在六个大人的轮番关怀下,衣来伸手饭来张口,连隔壁的公园都没有一个人去过——这样的人生阅历,又哪里会懂得一个土财主“勤俭节约”的心思呢?

知县准了状子,发房,出了差,来到严家。严贡生已是不在家了,只得去找著严二老官。二老官叫做严大育,字致和,他哥字致中,两人是同胞弟兄,却在两个宅里住。这严致和是个监生,家私豪富,足有十多万银子。严致和见差人来说此事,他是个胆小有钱的人,见哥哥又不在家,不敢轻慢。随即留差人吃了酒饭,拿两千钱打发去了。忙打发小斯去请两位舅爷来商议。他两个阿舅姓王,一个叫王德,是学府禀膳生员;一个叫王仁,是县乐禀膳生员;都做著极兴头的馆,铮铮有名。听见妹丈请,一齐走来。严致和忙把这件事从头告诉一遍:“现今出了差票在此,怎样料理?”王仁笑道:“今兄平日常说同汤公有交情的;怎么这一点事就吓走了?”严致和道:“这话也说不尽;只是家兄而今两脚站开,差人却在我家里吵闹要人,我怎能丢了家里的事,出外去寻他?他也不肯回来。”王仁道:“各家门户,这事究竟也不与你相干。”

地有三宝——水火风,

说罢,忙走去挑掉一茎;众人看严监生时,点一点头,把手垂下,登时就没了气。

300.jpg

不知赵氏说出甚么话来,且听下回分解。

选了自己喜欢的或者需要的东西,那是物尽其用;相反,那就只是纯粹占有,满足炫耀心态,却暴露出内心的占有欲和匮乏感。

 

闲话休提,还是回到严监生的问题上。

自此严监生的病,一日重似一日,毫无起色。诸亲六眷,都来问候,五个侄子,穿梭的过来陪郎中弄药。到中秋以后,医生都不下药了;把管庄的家人,都从乡里叫了来,病重得一连三天不能说话。晚间挤了一屋子的人,桌上点著一盏灯;严监生喉咙里,痰响得一进一出,一声接一声的,总不得断气。还把手从被单里拿出来,伸著两个指头;大侄子上前问道:“二叔!你莫不是还有两个亲人不曾见面?”他就把头摇了两三摇。二侄子走上前来问道:“二叔!莫不是还有两笔银子在那里,不曾吩咐明白?”他把两眼睁的溜圆,把头又狠狠的摇了几摇,越发指得紧了。奶妇抱著儿子插口道:“老爷想是因两位舅爷不在跟前,故此惦念?”他听了这话,两眼闭著摇头。那手只是指著不动。赵氏慌忙揩揩眼泪,走近上前道:“老爷!别人都说的不相干,只有我晓得你的意思!”只因这一句话,有分教:‘争田夺产,又从骨肉起戈矛;继嗣延宗,齐向官司进词讼。’

对于第根欧尼而言,他没有也不必羡慕亚历山大的富有四海,当下只需要晒晒太阳就足够了,他内心丰富安宁,性格澄澈豁达。

 

于是,病榻上的王氏被她的全世界抛弃了:老爷忙着做新郎,早前忙着伺候汤水的赵新娘,现在忙着做新娘子去了,两个哥哥也过来劝她早日答应老爷另娶……在老严娶亲的敲锣打鼓声中,王氏闭了眼。

说罢,前厅摆下酒席,让了出去上席;叙些闲话,又提起严致中的话来。王仁笑著向王德道:“大哥!我倒不解他家老大那宗文笔,怎会补起禀来的?”王德道:“这是三十年前的话。那时宗师都是御史出身,本是个员吏出身,知道什么文章!”王仁道:“老大而今越发离奇了我们至亲,一年中也要请他几次,却从不曾见他家一杯酒。想起还是前年出贡竖旗杆,在他家里扰过一席酒。”王德愁著眉道:“那时我不曾去。他为出了一个贡,拉人出贺礼,把总甲地方都派分子,县里狗腿差是不消说,弄了有一二百吊钱。还欠下厨子钱,屠户肉案子上的钱,至今也不肯还。过两个月在家吵一回,成甚么模样!”

天有三宝——日月星,

 

有时候,我们错看了世界,却怪世界辜负了我们,很多名著也是一样。我们看轻了名著,却自以为已经看清了原著。对于严监生这个小说人物,今天的我,发现了一些从前的我看不到的地方。

知县喝过一边,带那另一个上来问道:“你叫做甚么名字?”那人是个五六十岁老者,禀道:“小人叫做黄梦统,在乡下住。因去年九月上县来交钱粮,一时短少,央中人向严乡绅借二十两银子,每月三分钱,写借约,送在严府。小的却不曾拿他的银子。走上街来,遇著个乡里的亲眷,他说有几两银子借与小的交个几分数,再下乡去设法,劝小的不要借严家的银子。小的交完钱粮,就同亲戚回家去了。至今已是大半年,想起这事来,问严府取回借约,严乡绅向小的要这几个月的利息钱。小的说:‘并不曾借本,何得有利?’严乡绅说,小的若当时拿回借约,他可把银子借与别人生利;因不曾取约,他将二十两银子也不能动,误了大半年的利钱,该是小的出。小的自知不是,向中人说,情愿买个蹄酒上门去取约;严乡绅执意不肯,把小的驴儿和米同梢袋,都叫人拿了回家,还不发出借据来。这样含冤负屈的事,求大老爷做主!”

03

欧也妮急了,她声称如果父亲敢碰盒上的金子,她便用这把刀子自杀。父女争执起来。直到葛朗台的妻子晕过去,他才住手。

然而,这个默契了一辈子的老严,临了临了却在自己的病榻前忙着和别的女人办喜事。彼时的王氏,又是怎样的哀愁。那3000两,能让她多活一天吗?

过了几日,料理了一席酒,请二位舅爷来致谢;两个秀才,拿班作势,在馆里又不肯来。严致和吩咐小斯去说;“奶奶这些时身体不舒服。今日一者请吃酒,二者奶奶要同舅爷们谈谈。”二位听见这话,方才来。严致和即刻迎进厅上。吃过茶,叫小斯进去通知奶奶,丫鬟出来,请二位舅爷。

一个人的欲望是永远不会满足的,所以快乐是随着满足感而有的。

话说严监生临死之时,伸着两个指头,总不肯断气,几个侄儿和些家人,都来讧乱着问;

最近,重看《儒林外史》,看到严监生一段,突然有“黑转路”的倾向。从前,跟着小学老师的说法,人云亦云,提起严监生就条件反射般:“哦!四大吝啬鬼!又小气又吝啬……”那个时候虽也匆匆地翻过一遍书,但认识基本未超出“吝啬鬼”三个字。

因此新年不出去拜节,在家哽哽咽咽,不时哭泣;精神颠倒,恍惚不宁。过了灯节后,就叫心口疼痛。初时撑著,每晚算账,直算到三更鼓。后来就渐渐饮食少进,骨瘦如柴,又舍不得银子吃人参。赵氏劝他道:“你心里不自在,这家务事就丢开了罢。”他说道:“我儿子又小,你叫我托那个?我在一日,少不得料理一日!”不想春气渐深,肝木克了脾土,每日只吃两碗粥汤,卧床不起。等到天气和暖,又勉强进些饮食,挣起来家前屋后走走;挨过长夏,立秋以来,病又重了,睡在床上。想著田上要收早稻,打发了管庄的仆人下乡去,又不放心,心里只是急躁。

人有三宝——精气神。

但这个洞,是一个无底洞,通过这种方式,是填不满的。

似乎是追随王氏的脚步似的,老严不久也病了。一日不如一日。一次,和赵太太坐在房中聊刚收上来的“利息钱”。老严想起了王氏“这钱,往年都是她收着的,也不知花哪里去了……”赵太太因为感激王氏兄弟对她的帮助,就向老爷建议把这300两利息钱给他们两兄弟做赶考的路费。谁知,老严听说这话,心里老不高兴,伸腿踹了脚边的花猫——那猫却将身一扭,跳上房梁,撞翻了一个坛子。坛子里是什么?竟是那王氏积攒下来的3000两银子——至此,我们方知:王氏确实是严监生的最佳拍档。在“囤积财物”一点上,他们是心灵契合的好夫妻。看到眼前的银子,老严放声大哭——这是他纪念王氏的方式。

须臾,让到书房里用饭,彼此不提这话。吃罢,又请到一间密屋里,严致和说起王氏病重,掉下泪来道:“令妹自到舍下二十年,真是弟的内助;如今丢了我,怎生是好!前日还向我说,岳父岳母的坟,要修理。他自己积的一点东西,留给二位老舅作个纪念。”因把小斯都叫出去,开了一张厨,拿出两封银子来,每位一百两,递给二位老舅:“休嫌轻意。”二位双手来接。严致和又道:“却是不可多心,将来要备祭桌,破费钱财,都是我这里备齐,请老舅来行礼。明日还拿轿子接两位舅奶奶来,令妹还有些首饰,留为纪念。”交待完毕,仍旧出来坐著。外面有人来访,严致和陪客去了。回来见两位舅爷哭得眼皮红红的。王仁道:“方才同家兄在这里说,舍妹真是女中丈夫,可谓王门有幸;方才这一番话,恐怕老妹丈胸中也没有这样道理,还要恍恍惚惚,疑惑不清,枉为男子。”王德道:“你不知道,你这一位如夫人,关系你家三代;舍妹殁了,你若另娶一人,磨害死了我的外甥,老伯、老伯母在天不安,就是先父母也不安了。”王仁拍著桌子道:“我们念书的人,全在纲常上做了工夫;就是做文章,代孔子说话,也不过是这个理。你若不依,我们就不上门了。”严致和道:“恐怕寒族多话。”两位道:“有我两人作主。但这事须要大做;妹丈,你再出几两银子,明日只做我两人出的;备十几席,将三党亲戚都请来,趁舍妹见你两口子同拜天地祖宗,立为正室。谁人再敢放屁?”严致和又拿出五十两银子来,二位喜形于色去了。

有时候心中要明白这句话的意义:良田千倾不过一日三餐,广厦万间只睡卧榻三尺。知足方能常乐。

 

半世夫妻,这样的临了。然而,王氏的故事还未结束。

当下取骰子送与大舅爷:“我们行状元令。两位舅爷,一人行一个状元令,每人中一回状元,吃一大杯。”两位就中了几回状元,吃了十几杯。却又古怪,那骰子竟像知人事的,严监生一回状元也不曾中,二位拍手大笑。吃到四更尽鼓,跌跌撞撞,扶了回去。

奶妈插口道:“老爷想是因两位舅爷不在跟前,故此纪念。”他听了这话,两眼闭着摇头。那手只是指着不动。

表面上看起来钱能给他们带来踏实和安全感,但带不来快乐,更带不来轻松。每天都生活在算计当中,容不得自己有半点松懈,脑袋和心灵始终像有根弦似的紧绷着,早晚会断。

有时候,我们读不懂名著,不仅是因为知识量的不足,更多的还是因为人生阅历的差异——有一次,讲起《红楼梦》中的嫡庶之争,讲台下的十几岁的孩子们惊得瞪大了眼睛:不都是兄弟们?有什么好计较的?他们不明白,古代的嫡庶,连帝王家都不能僭越,是身份与权力的象征。今天的他们,或是曾今的我们,生活在这个远离了“红楼梦”的社会里,究竟读懂了多少她的精彩呢?

知县听了,说道:“一个做贡生的人,忝列衣冠;不在乡里间做些好事,只管如此骗人,实在可恶!”便将两张状子都批准。原告在外伺候。早有人把这话报知严贡生,严贡生慌了,自心里想:“这两件事都是实的,倘若审断起来,体面上不好看。策。”卷卷行李,一溜烟急走到省城去了。

01

甚至到他临死前,神甫来给他做临终法事,把一个镀金的十字架送到他唇边亲吻,葛朗台见到金子,便作出一个骇人的姿势,想把它抓到手。这一下努力,便送了他的命。

不久,他也走了!他们会在另一个世界会合吗?然后一起攒银子……写到这里,我忽然觉得:严监生和王氏,他们是一对好夫妻。因为好夫妻,不就是要“价值观一致吗”?在老严的墓志铭上,或许可以这样写:他找到了一个愿意一起存钱的媳妇,两人一起存了一辈子钱。

次日送孝布,每家两个。第三日成服,赵氏定要披麻带孝,两位舅爷断然不肯道:“‘名不正则言不顺’你们此刻是姊妹了;妹子替姊姊只带一年孝,穿细布孝衫,用白布孝箍。”议礼已定。报丧出去。自此修斋、理七、开丧、出殡,用了四五千两银子,闹了半年,不必细说。

{"type":1,"value":"说起这种内心贫穷,想到最近挺热的新闻事件。

 

事情是这样的。严监生的小妾赵氏生了他唯一的儿子,此时的老严已是风烛残年,惦记着“老后托孤”的问题——小儿子和家产应该怎么保存。于是,他一心想把赵氏扶正——这样,儿子就是嫡出子了,有了名正言顺的第一继承权。赵新娘也就成了赵夫人,以后辅佐儿子也就有了名分。这份如意算盘,其苦心丝毫不亚于汉武帝的“杀母立子”啊。

次日晚间,赵氏又哭著讲这些话;王氏道:“何不向你爷说明白,我若死了,就把你扶正,做个填房?”赵氏忙叫请爷进来。把奶奶的话说了。严致和听不得这一声,连三说道:“既然如此,明日清早就要请二位舅爷说定此事,才有凭据。”王氏摇手道:“这个也随你们怎样做去。”严致和就叫人极早去请了舅爷来,看了药方,商量再请名医。说罢,让进房内坐著,严致和把王氏如此这般意思说了,又道:“老舅可亲自问令妹。”两人走到床前,王氏已是不能言语了;把手指著孩子,点了一点头。两位舅爷看了,把脸木丧著,不吭一声。

二侄子走上前来问道:“二叔,莫不是还有两笔银子在那里,不曾吩咐明白?”他把两眼睁的滴溜圆,把头又狠狠的摇了几摇,越发指得紧了。

照说,任何一个正常的人,有基本理性的都会选择后者。但问题是,这世上有太多人,一涉及到自身利益的时候,就与理性背道而驰了。所以才会有葛朗台、严监生式人物出现。

这次,我们来说说严监生“吝啬”之外的性格特点。第一是亲友圈。严监生还有一个亲哥哥严贡生(此人不但狡诈,而且丧尽人伦,严监生尚且本分,此人则是大写之恶人。)这个哥哥有五个“豺狼”一样的儿子。此外,严监生有一妻一妾,妻子王氏,小妾赵氏。王氏有两个教书的哥哥:王德和王仁。两个平时满嘴仁义道德,以正人伦为做人根本。自我标榜道德的人往往道德就有问题。果不其然,当妹妹王氏重病之际,这两个“衣冠”为了利益轻易就暴露了“禽兽”面目。

其他新闻
友情链接

公司名称澳门新蒲京平台-娱乐场真正官网欢迎您
版权所有:Copyright © 2015-2019 http://www.gentew.com. 澳门新蒲京平台-娱乐场真正官网欢迎您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友情链接

Copyright © 2015-2019 http://www.gentew.com. 澳门新蒲京平台-娱乐场真正官网欢迎您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公司地址http://www.gente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