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作品

外企 VS 民企,谁会更胜一筹?前段时间,宝洁30周年的盛大庆典刷了三天屏。500人的校友会在广州举行,大家欢庆、感怀,彼此拥抱着合影,骄傲自己曾经是这个伟大公司的一员。宝洁,这个百年历程的公司,为中国输出了一批又一批了不起的职场人才,他们正直、深思、专业、进取,充满热切与勇气。同一天,HR 在工作群里发了一条消息,说跟我同样来自宝洁的一位总经理离职了,他在这个公司呆了不到四个月。同事说他刷新了宝洁在本公司就职最短的纪录。宝洁,在他们眼中,成为光环与怀疑并存的名字。外企与民企,像江湖中的两大派别,彼此对望,彼此诱惑又充满忌惮。外企是一个高大上的殿堂,有完整的战略,精密的流程,统一的价值观,充沛的人才、供应商、客户资源;而民企则是一个身怀绝技的江湖高手,有着野狼一样的心智,军队一样的团队,不计成本的死砸广告的精神,接地气的 ctrl c ctrl v,在外企跟全球扯淡的空档,迅速占领了种种先机。民企人一直想从外企学点什么,他们总在怀疑自己的思路和打法不是完备和优越的,他们冥冥中相信那些百年不死的外企掌握着普适性的真理;而外企人总想去民企试试自己,他们厌倦了外企里火柴盒般狭小的权利范围和过于缜密和缓慢的流程,却又害怕失去外企的优渥待遇被狼群踩死。今天是我离开宝洁,进入民企的第278天。魔女小姐说:千万不要写文章啊,江湖的险恶在两年后也会忽然闪现出来,只要一写文章就啪啪打脸。但时常被假故事刷屏,想在新旧交替的日子里做个小小的总结,算是这二百多天的生存攻略。01学会分辨本质与二手逻辑更换环境,很多人会死在对二手逻辑的信仰上。我对二手逻辑的定义是:在某种特定情况下可以成立的理论框架。任何理论都有边界,从一个场景移植到另一个场景,是不是超越了它的边界,这是需要格外留心和甄别的问题。很多人离开宝洁的第一份工作都做不太久,他们会被扑面而来的混乱吓到。在头脑中固有的框架和最基本的信仰忽然失效了:为什么没有项目负责人呢?为什么大家都不用日程表发会议邀请呢?为什么这个地方的视觉设计相差这么多呢?为什么凡事都要问客户意见呢?很多无法理解的现象会颠覆十几年外企的认知,混乱中我们得出一个结论:这个地方太乱,呆不得。跟宝洁这样的公司比起来,所有的地方都是乱的。在我入职一个月的时候,老板问我对这个品牌的感受,我说:我们品牌不像宝洁的品牌,是被设计好的,或者国外成功的品牌移植过来,她们统一、完整、自圆其说。我们的品牌是经过二十几年自己生长出来的,像一棵树一样,留着很多当时探索和试错的痕迹,所以看起来她是混乱的、不完整的、甚至矛盾的。这也很正常。任何状况的存在,都有它的原因和背景,我们是不是能剥开表面,去理解背后的成因,这影响着我们看待问题的眼光。我们能不能在一个崭新而艰难的环境中生存,并不是凭靠忍耐和毅力,而是靠更深刻的理解能力。因为能够理解,所以可以做出判断:或者接纳,或者改变。每一个行业都是不同的,快消、耐消,或者奢侈品;每一个人群都是不同的,少女、母亲、男人,孩子或者老人;每一个渠道也是不同的,超市、专卖店、化妆品店,甚至每个电商平台都有不同的玩法我们凭什么可以跳槽,凭什么可以在如此不同的领域中切换?俗话说隔行如隔山,当年我的导师,在补牙的时候被我打电话要求谈心的靖捷先生,摇身一变成为万众瞩目的天猫总裁,引用他在校友会的发言回到商业的本质,就是品牌和消费者,就是供给和需求。要去找到所有事情背后最本质的最朴素的内核,那一定不是理论体系,一定不是模型和框架:体系越复杂,应用场景就越有限;理论越完备,适用条件就越苛刻;忘记那些结论,应用那些方法,用外企教给我们的思考方法,去发现这个行业、这个产品、这个渠道、这些用户的动机、障碍、习惯,不要套用,不要照搬,不要简单的移植。在宝洁,我们常常会在不同的品类里套用照搬,所谓reapply,这不是一个好习惯。电池做个货架摆在收银台,剃须刀也要摆,牙刷牙膏也要摆;卫生巾发放试用装,擦脸油、沐浴乳也跟着发放,卫生巾用一次就能感觉出差别,所以试用可以刺激购买;但擦脸、油抹个一斤也感觉一样,发放几十万免费的试用装,真的有用么?但宝洁好在是快消,彼此套用就算没什么益处,也算无伤大雅。但这样的思路换到更大跨度的行业,就非常危险了。02放下你判断人的标准去面对每个个人领导力,战略思考力,合作精神,纪律准则,掌控力等等,通常的外企有这样一套统一的评价人的标准。跟老板谈话,每季度的自查,每年的评级,我们都要为自己在这几项上打分。对待下属、上级、合作部门,我们也会说这个人领导力很强,那个人合作能力有问题。外企在招聘的时候,首先已经用这套标准在甄选,进入公司的人有基本的类似的面貌。据说宝洁里最多的两个星座是白羊和天蝎,天蝎以强大的领导力和野心身居高位,而白羊以火热的胜利激情和问题解决能力霸占在中层。民企的队伍,在最初就是一个各自不同的小队伍,有人能思考,有人能干活。基于这种不同的人的小规模合作,民企逐渐发展出越来越大的部门,各个部门在招聘的时候,更看重的是专业能力,而不是普世性的素质。更何况,汇聚在民企中的人有着非常多元的经历和背景,来自外企,来自民企,来自乙方,还有本企业培养起来的管培生。在这样复杂的面孔背后,还有一个令人遗憾的真相:不太高的薪资。所以你不能指望招来斯坦福的 MBA,不能指望招来有5年以上外企经验的中层经理,他们的薪资已经远远高于你可以给的。但你必须带着这支队伍前进,如果你想做出一样漂亮、拿得出手的东西,唯一的方法就是放下那些不切实际的对人才的判断标准,去了解他们每个个体。根据他们的背景、优势、动机和愿望安排具体的工作,需要花更多的心力去琢磨,谁和谁可以组合在一起,谁和谁最好不要接触,谁可以放心让他自己跟代理方开会,谁是第一次接触这样的项目,必须事事盯紧指导。现在的人都不行,也招不来人,薪资给的太低。这样的抱怨像一个死循环,阻隔在你所接手的队伍和你所期待的成绩之间做不到的,人不行。也有不少人最终放弃,回到外企,是他们搞不定民企复杂而面貌清奇的队伍。固然民企缺少外企素质全面的三好学生,却不免处处都是身怀绝技的特长生。能不能用好他们,甚至哄好他们,是个考验。即使那些一无是处的江湖流氓,也是有用的,在年终评级的时候,你可以让他们帮你扛掉 C 的名额,心怀坦荡地把他们开掉。一位在外混迹多年的宝洁同事深得精髓地说。03不要敬畏规则和流程要敬畏人才和资源很多人觉得民企混乱,以为是流程缺失。不是的,民企并不是没有完善的流程,民企缺失的是执行流程的必要能力和资源。而外企的人在细密的流程和制度中生活久了,对这些东西产生了莫名的习惯和敬畏。觉得宁可生意做不好,也不能犯了政治错误。这样的思想移植到民企,往往就糟糕了,因为你不敢质疑流程,还就真的什么也做不好。比如在外企我们都知道大的营销项目,要请广告公司比稿。宝洁举个旗子,世界各地的广告公司都提着脑袋赶来,接 brief,脑暴,贡献最优的提案,希望成为宝洁的合作伙伴。当我来到民企,也被告知,所有的项目都要比稿。然后,当我们举起旗子,并没有公司来参加比稿。还比呢,连一个稿都没有。4A 公司直接说不管多少比稿费,都不参加比稿;有的公司说我们不接民企的项目,吃的亏太多;客气的一些说我们最近太忙了,没有精力你要遵循公司流程继续等下去吗?而当我拉来当年合作过的广告公司,当他们的创意也确实征服了各级经理,我忽然在某一天被告上法庭,说这是在指定供应商。这是一个很吓人的帽子。在外企训练多年,当然知道这是个政治问题。流程和资源,哪个更重要呢?选择政治正确的安全,还是冒着风险向前冲呢?很多个晚上,我在工作群里长篇幅地刷屏。我要说一个道理:面对现实。我们是谁,谁愿意跟我们合作,先不要奢谈完美的流程,先找到可以利用的资源,把事情做起来。可能老大们被我刷懵了,再也不想看到我深夜的长篇大论,我的项目一个一个被莫名地批准了,带着先推进,尽快完善流程的评语批准了。宝洁校友会上,一位 HR 的话被刷屏了:我们都会从宝洁离开,我们衷心地希望,你带着荣耀和更好的选择离开。多么宽广的胸怀啊。我在宝洁的时候,常常怀着真诚的祝福送走一个又一个手下,送她们去创业,去留学,去各种公司担任更高的职位。因为我不怕呀,宝洁有的是人才储备,有的是找不到任务的人随时顶上。在全球各个地区,都有你可以调遣的人,送走了一个,还会再来一个。但民企不同。外企到处是找不到位置的人,民企却满眼找不到人的位置。走了一个人,并没有人可以补上。没有全球的人才储备,没有准备推进的人才梯队。甚至没有可以招聘来的人,即使几个月后招来了,也不确定他能不能坚持过试用期。今天有一个设计师提出了离职,我仍然保持着在宝洁的优雅笑容说,祝福你,希望你找到了令你更满意的工作。但聊到最后,我还是忍不住补充了一句:如果万一那边干得不顺心,尽快回来。我并不是丧失了宝洁的伟大胸怀,我只是没有了宝洁里多到富余的人才。给手下涨薪升职,他们说谢谢领导。我很想由衷地跟他们说:不要谢我,是我要谢你们的不离职之恩。04不要问老板要什么问问你自己要什么外企给人一种安全感。常常可以去问老板:我们的目标是什么?我们的 KPI 是什么?你有什么意见?你做出一套方案,各个部门都会给出自己的意见,在知识丰富、架构合理的组织里,各部门用专业意见和彼此牵制的 KPI 做出最优解。尽管过程是很慢的,但你知道,这个结果你是不用负全责的。所有人都在分担责任。在外企我们常常抱怨自己没什么发挥的余地,因为被夹在各部门之间,各种意见征询结束,你的选择也就定下来了。当我来到民企,忽然发现自己自由了。自由是一种可怕的感觉,就是当你在会上随便说了一句话,所有人都在点头,然后就要去执行了;当你不确定自己的方案,想拿到会上讨论,竟然没有任何反对意见;你想问问老板这事靠谱不靠谱,老板说你最专业,品牌的事我们听你的意见。之前是要说服各部门的大小头目,给自己杀出一条血路来,而现在,前面所有本该反对的人们,退到两边,一条明晃晃的通途,我却忽然不敢迈步了。我的想法真的对吗?真的靠谱吗?真的不会搞砸吗?搞砸了,所有的责任都在我一个人身上。因为我最专业,大家都在听我的。传说中出来做事情压力大,原来并不是老板的意见太多,而是没有什么意见。每次提方案做决定,我都在穷尽之前所有的专业经验,来论证自己的判断,但其实,并没有人听我的论证,我只是在给自己壮胆,讲给自己听。在离开外企的日子里,胆儿大成了我最突出的优点。有人说在外企是个自我学习和积累的过程,到了民企就都是消耗。我觉得不是。民企是一个让你探索的试验田。因为没有人知道正确答案,所以你总是可以试试看。我想收获点什么呢?我要干点什么呢?这又是多么令人激动、多么诱惑的问题啊。比如刚来的时候,很多人告诉我,这里是不怎么做电商的,因为有庞大的线下加盟商,内部的组织架构也过于交错,电商一直不被讨论。甚至广告上都不能放天猫 Logo。想618做个代言人的天猫首发,竟然一片反对声。Excuse Me,难道不是全中国的品牌经理都在跪求天猫小二收下资源吗?有一天晚上,我可能不要命了,我给老大发了几条措辞严厉的信息。大意是消费者在哪里,品牌就要在哪里。批评说天猫和京东集中着全世界最多的消费者,而我们却在蒙着眼睛,在这两个平台上糊弄。我应该是一边喝酒一边发的,抱着反正开掉我也能找到工作的念头,说了不太留余地的真话。出乎意料的,老板回信息说他同意我,他下决心要解决这个问题。几个月后,我们的电商了真的重整了。全渠道品牌建设被写在了未来三年的战略里。小朋友们兴奋地说:真的吗?可以全方位拥抱电商了吗?其实我从来没有接触过电商,我老实地告诉老板。老板看着还在组建中的电商队伍,看看那个没什么粉丝的崭新的店铺,看着双十一的目标,看着我纯真的脸他肯定觉得上当了。你想要尝试什么,想要学习什么,想要获得什么,就去做吧。你说那失败了怎么办呢?大不了被开掉呗,难道还找不到工作吗?这是我入职以来说的最多的一句话。我常常抱着被开掉的打算,做了一些决定,说了一些话,吵了一些架想做点什么,总会冒着风险,如果想安全地混工资,干嘛不选个待遇优厚的外企来混呢?05为生活划出一条界限不怕得罪人也要遵守它民企有周末吗?天天加班吗?嗯,有的。嗯,加的。哪个公司不加班呢?外企会假装仁慈地鼓励你工作和生活要平衡,民企比较实在,连这句话都不说了。如何保有生活呢?你有勇气给自己划一条线,不怕得罪老板的严格遵守吗?有一次周末开月度例会,总裁也要参加。我却早早买了票要带孩子去看演出。老板对我很仁慈,批准了我上午请假,等我中午拎着外卖溜进会议室,总裁发现了我,说哎哟你怎么迟到这么久,我们都开完了。我就厚着脸皮说:那正好,我走了。总裁并没有记恨我,其实他们都是讲道理的好人。另外一次,周六上午,手下忽然打电话给我,说:老大让你下午来一下,他说就来一会儿,有个事一块听一下他的想法。我说我真去不了,我在外面带孩子。如果一定要我听,就麻烦你拿个录音笔录下来发给我吧。我的手下很实诚,她真带了一根录音笔。我想老大已经气歪了鼻子,但他还是容忍了我。笑着说:好吧好吧,你录吧。06想减少一些压力的话就告诉别人其实我也不知道从外企来到民企,总是顶着一些光环。好像人家说哎呀你是北大毕业的呀。北大为我背书了好几年,现在轮到了宝洁。我们要顶住这样的光环,害怕别人发现我们其实一无所知,因此更看轻了我们。自信与自卑,像一枚硬币一样翻来翻去。压力来自你不知道这件事能不能成功,但你要假装信心满满。第一次参加空间组会议,讨论店铺里一块区域的规划和设计。大家都看着我,说这是品牌说了算的。我坐在那里,一点思路都没有。可我一点也不懂啊。一不小心我就没装下去,说了真话,我在快消只摆过货架,纯平面的工作啊。完全没有空间想象能力啊。对面的设计总监低头笑了,说没见过我这样当领导的。我发现这一招很有用,大家不再对我抱有不切实际的期待,我也能当个普通消费者,给出一些基于自身水平的意见。后来在年会上,我对全体事业部的同事们说:今年我做的事情,我不知道能否成功,我只知道目标在那里,只有走出这一步,我们才知道成败在哪里。后来在订货会上,我对一千多位加盟商说:这是我第一次做这件事,完全没有成功经验,连失败的经验也没有。但我觉得值得尝试一下,所以想跟大家一起,不抱希望地试试看。再后来,在战略会议上,我对高层和总裁说:可以给我定任何 KPI,因为我不知道能做到什么,连讨价还价的依据都没有;我也不知道今年的媒体投入能带来多少销量,我可以根据基本原理给出一个估算,但说真的,没有任何一个数字可以被复盘。入职278天,我并没有什么压力。我觉得我把压力都给了别人,让别人目睹这个什么也不知道的人在公司里试试这个,搞搞那个。抱着大不了走人的念头,争论,顶嘴,吵架。这是在外企想都不敢想的事情,可能因为那时候的工作语言是英语,自知吵不赢吧。07攻略最后一条不要以为在江湖混就要变坏一点,永远做一个正直的好人。而且不要怕别人知道,你就是一个正直的好人。谢谢宝洁,告诉我并令我终身相信这一条。最后的最后,我要像感谢宝洁一样感谢目前就职的这家公司,我的老板们。他们一直在忍耐我的上蹿下跳,支持我的我也不知道试验,他们在践行自己的诺言,承担压力和责任。他们确实是那种令我尊敬的不扯淡的企业家们。

图片 1

首先,先把我的履历简单理一下:我97年大学毕业来到上海,第一个工作是中科院上海天文台。本科学计算机,但第一份工作是人力资源。原因不是我选的,而是面试我的老师帮我选的,她觉得我更适合做HR,于是我就成了HR。(遇到人生第一个老师多么重要!)

一个刚毕业的大学生是选择到大公司去发展镀金还是选择去小公司自立更生。或者那些人适合去大公司发展,那些人适合去小公司?

  导语:公允地讲,外界对宝洁可能过于苛刻了。首先,宝洁的业绩并没有那么糟糕,且过去一年已出现复苏迹象;其次,它如今面对的其实是所有曾经的行业领先者尤其是第一代跨国公司在中国市场普遍需要解决的难题。(来源:第一财经)

今天在公车上听到了万能的大熊的喜马拉雅音频,感觉给自己即将进入的职场一些指导性意义,总结出来给大家分享,希望大家多多关注大熊

在天文台待了两年不到离开的,原因是想从事业单位去外企。于是去了上海贝尔,那个时候贝尔是央企占主导,所以大概等同国企。三年后外资控股了,变成合资偏外资,我刚去是HR网管,四年后升至HR副总监,再过一年升至HRD,负责人力资源运营。我到贝尔的时候刚开始是做一个网管,那当然是HR的网管,大概做三个月,我就觉得这个网管好像不是我的职业生涯的目标。

咱们都知道大型央企、垄断型国企咱们就不讨论了,因为能进去的都不是凡人。我们只说说一般性国企。这类国企的工作和生活稳定,对于想创业的人有些平淡。国企缺乏强效激励机制,薪资待遇一般,而按资排辈现象又制约个人职业发展机会。

  在产品快速迭代和传播碎片化的移动互联网时代,在消费品领域,宝洁这样大而全的行业巨头还会是最优解吗?

1. 什么是职场

在企业中和公司的同事一起完成公司的目标和任务,获得薪酬和升迁,这句话包含四个层次

  1. “在企业中”,核心是一个经济行为。 因此,在职场上应该是以公司利益为重。

  2. “和同事一起”,存在办公室政治。因此,这就要求我们要把社交和同事区分开,不能完全按照朋友的方式做事。要不然会很尴尬。

  3. “完成公司的目标和任务“, 说明要有统一的发展目标和价值观。但是,很多时候,是上司的个人利益和价值观与公司价值观靠拢。

  4. “薪酬和升迁”,说明我们最后争取的是钱或者权。这是我们追求的目标。

国企管理有些僵化,决策反应慢,市场竞争力逐年下降,而且人际关系较为复杂。一般性国企,想说爱你不容易!

  2018年是宝洁进入中国市场的第30年。

2. 我们到底在为谁工作?

  • 我们不是为了工作而工作,长远的说是为了自己的品牌。
  • 跳槽也是为了提高自己的品牌
  • 外企角色像螺丝钉,民企就像孙悟空。

我还记得当时发生了一件事:老板把我叫过去说他的电脑不能发邮件,那我就帮他修啦,这是我的职责嘛,我知道那个电脑是新买的、软件新装的,就是没有理由发不出去啊,我修了半个小时,最后一检查发现原来网线没有插!所以邮件没发出去啊~~那件事给我很大的刺激,我觉得干一个网管的HR好像没什么前途,所以我就去找老板谈,我说:老板,我不是HR的IT。

外企收入丰厚,激励机制完善,会比社会平均收入高1.5—5倍,但工作压力大。外企流程规范,层级明显,升迁循规蹈矩,国人不易获高位。员工35岁不能晋升基层经理,40岁做不到区域经理,则失业危机感大增。

  从1988年在广州卖出第一瓶海飞丝开始,在这30年中的很长一段时间里,宝洁都是难以复制的存在。

3. 能力的价值

  • 大部分能力没什么差别
  • 能力是一个基础价值,不是核心价值
  • 看能力吃饭,你要比别人强一倍以上才能看出来
  • 排序:关系-长相-能力
  • 所以不要纠结能力,要发掘核心价值。 比如对老板一定要体现出忠诚

老板就问我:那你觉得你是什么?我说我是一个有IT背景的HR。这其实就是在职业发展当中的战略定位了,因为老板给我定位成HR的IT,这个实在没什么前途,而我的定位是有IT背景的HR,所以我要做一些事情来证明我是有IT背景的HR。

外企职责分明,令很多外企人只能专属本职工作,不能发展其他岗位的工作能力,久而久之变成一颗颗“螺丝钉”。所以,长期在外企工作,出来创业的成功几率不高。

  宝洁在中国市场的顶峰期大约出现在2010年前后,《第一财经周刊》曾于2008年推出封面故事《向宝洁学习》(2008年8月18日,总第25期)。彼时,它作为外资日化巨头的优势被发挥到了极致:不仅产品被视作品质一流,在多个细分市场登顶,也是最阔气的广告主、同大卖场关系最紧密的合作伙伴,以及无数大学生最想加入的公司。

4. 领导和老板的区别

  • 领导从自身利益考虑问题,老板从公司利益考虑问题
  • 领导第一时间考虑保持位置,老板会考虑尽量将公司利益和领导记忆保持一致

我做了什么事情呢?当时是99年,我刚去贝尔没多久,我发现这个公司没有什么HR的系统,一切都是手工操作,我就跟老板建议说建个HR系统,老板说这个系统太贵了,他说这个不用,我们这有你就够了。然后我就要做一些事来证明这个系统的价值。

大牌民企大都以超过行业发展速度扩张,拥有强效激励机制,薪水值得期待。他们拥有超级销售平台,便于人脉积累。大公司能有效抬升个人品牌形象,有时客户接受你,并非单纯尊重个人,而是尊重公司品牌。

  显见的成绩之外,宝洁之于中国市场的意义更在于它的启蒙性质。它带来的先进的现代公司治理制度、敏锐的市场洞察和高明的营销手法,曾是无数中国本土公司学习的榜样。

5. 该不该给老板提意见

  • 提意见记住一条,千万不要越级
  • 对于职业经理人,提意见基本被干掉,因为不符合他保持KPI的目标,认为你不踏实
  • 对于创业公司,或者家族企业,可能会受到重用

我当时就开发了一个小软件,那个软件很小,只做一件事儿:每天早上8:30,搜索公司今天谁过生日,找到这个人之后呢,系统就自动给他发一封邮件说:尊敬的先生,今天是你的生日,我祝你生日快乐!全家幸福!Balabala~~最后落款写老板的名字。(情商很高,让老板做好人)

在可口可乐做销售与在一家不知名企业做销售,个人形象完全不同,跳槽中小公司更有品牌光环。大牌民企需要承受较大工作压力,但不论资排辈,新人凭能力更容易快速升迁,而且大公司人才荟萃,跟高人学少走弯路,三年后,你可以出师下山了。

  某种意义上,我们其实完全可以把宝洁这样的公司看作是工业时代的一种伟大产品。它们用最优化的资源配置、最系统化的人才培训、最强势的销售渠道和最“霸道”的广告营销将自己养成行业巨擘,在信息不那么对称、节奏相对较慢的“前互联网”时代,它们所向披靡。

6. 关于“画饼”

  • 画饼是个基本技能
  • 有些人辞职,是因为不能消化饼
  • 有些人升职,是因为给老板画了饼,而且被消化
  • 有些人给投资者画饼,而且被消化了,所以拿到钱了

这个邮件发出去之后呢,员工就很开心,当时公司有四千多员工,每天约有十个人过生日,这十个人很开心,就来感谢老板,发邮件啊打打电话啊感谢。老板当然奇怪,说这是谁干的呢?就以为是我干的。过了一个礼拜把我叫过去问:哎~~你是不是每天早上八点半发邮件呢?我说没有啊。他说那就怪了,那这个邮件谁发的?我就问他是什么邮件,他说是什么生日祝贺的。我说,哦,那个是电脑自动发的。

私营小公司一般有高手坐镇,奋斗目标明确,少勾心斗角叨扰,对职场新人而言,完全能一心一意打拼事业,如能抱有创业心态来打工,一人身兼数职,更是一座很好的提升锻炼平台。你只要业绩出众,便有机会成为合伙人,打工变创业,收获巨大。咱们试想,很多上市民企都是从十几个人起家的呀。

  变化发生在最近五六年。

7. 给职场新人8个注意

  1. 要有一个服务别人的心态,要自己能活着
    自己活着的意思是在公司没有给你资源,或者你手上没有别的其他资源支持的情况下,你依然能够完成公司的工作。
  2. 态度积极,多干杂活
    能力差一点没关系,但态度一定要积极
  3. 尊重他人,搞清楚背景
    尊重每一个人,搞清楚他们的背景,因为你不知道他们和老板什么关系
  1. 要多干杂活
  2. 心态要归零
    大部分人在职场上其实没有什么价值。 但是要尽量地创造价值。当你离开一个公司的时候,大家都不知道,那证明你没有价值,如果你走了之后一个公司没有什么变化,那么也证明你没有价值。
  3. 多干工作,才能掌控资源
    只有多干工作你才能接触更多资源,了解更多资源,你才能掌控更多的资源,这个时候你才能巩固自己的位置,让自己变得更稳定,也才能彰显自己的价值
  4. 多做事少谈钱
    你的价值都体现在下一份工作中。
    但是还要记住一点:底薪就是你的全部。因为加薪是以底薪为基础的。
  5. 不要参与办公室政治
    第一你不知道他背景是谁,第二你不知道他是去是留

他说,哇电脑这么厉害~~我说电脑还可以自己算工资、打考勤。于是这件事就打动了老板,他开始授权我去做系统了。要知道三个月前我游说老板说系统的事,他根本不愿意,说系统太贵,但是后来他看到了价值觉得好,就支持我去搞这个系统。

同期追随联想老大柳传志柳总的一个大专毕业文员,股票套现坐拥几千万身价。当然,小公司竞争力弱,品牌差,平台小,信任度缺,做销售有若干不利因素,需要强大抗压能力,成长有风险。

  如果对宝洁有持续的关注,你会发现最近几年关于它的好消息甚少,反而类似“跌落神坛”“谁杀死了宝洁”的报道随处可见,同时在全球多个国家,其产品的市场份额都有不同程度下滑。最糟糕的时刻可能出现在2016财年,宝洁当年的销售额为653亿美元,利润为134亿美元,这一数字甚至不及10年前——2006财年,宝洁全年销售额已达到682亿美元,利润139亿美元。

8 什么是好员工

  • 汇报工作说结婚果
  • 请示工作说方案
  • 总结工作谈流程
  • 布置工作说标准
  • 关心下级问过程
  • 交接工作讲道德
  • 回忆工作讲感受

HR的地位,来源于自己创造的价值。

三类公司没有绝对好的,也没有绝对差的,可以说,职场精英的身影在这些公司都有。同时,选择公司还要看自己所在位置。身处县级市,我推荐高速发展的民企,如果非要我给这些公司排个子丑寅卯,对于年薪10万以下的童鞋,我认为高速发展大牌民企=大牌外企>中小外企>中小民企≥一般国企。

  优等生宝洁为何仍难以避免偶像的黄昏?媒体报道和市场研究机构给出的总结已有很多,比如产品结构失效、组织架构臃肿、渠道落伍、营销策略过时等。与之协同作用的,则是中国市场正在经历半个世纪以来最快速的技术革新和消费升级。换句话说,前述二者将宝洁过去制胜的法宝全数变为了前进的阻力。它曾经是创新者,却终究陷入创新者的窘境。

9. 跳槽和加薪

跳槽

  • 注意跳槽的成本
  • 避免行业过热
  • 注意跳槽状态
    分清是完成工作没挑战跳槽,还是压力大,完不成而跳槽

加薪

  • 加薪幅度一般在30到50为宜
  • 要努力做好工作,逼迫老板加薪,而不是消极工作
  • 加薪人是老板还是领导,情况不一样

我的职业生涯就从那一刻发生了转向,开始去做比较专业的HR工作,我认为这是HR道路上最好的职业,它可以接触到HR所有的模块,而且很容易切入到HR的专业性。

这里特别提醒一句,世事无绝对啊 。如果你在择业这块还在纠结,可以到裙里咨询交流完全免费裙号:398728172,希望哥们早日大展宏图。

  互联网时代是去中心化的,宝洁却是那个中心。问题也正出在这里。

10. 执行力

有效的利用现有资源高质量完成任务的能力,包涵三层含义:

  1. 完成要求
    让你画一张图,你能完整的画出来
  1. 完成意图
    我让你去买一个鸡腿儿,鸡腿卖完了,你给我带回来一只羊腿,因为你知道我买鸡腿的意图是饿了
  2. 提前想到并完成
    在老板还没有想到的时候,你已经想到并且替它给完成了

执行力的要求

  1. 做事要有结果
  1. 做事可以修正
  2. 成本符合框架
  3. 更多调动资源

因为这个原因呢,我很快从网管开始做HR系统,后来成为这个HR系统的经理,很快成为HR副总监,一年后升为HR总监。在总监的位置上一直呆了六年了,一直待到2010年。

  公允地讲,外界对宝洁可能过于苛刻了。首先,宝洁的业绩并没有那么糟糕,且过去一年已出现复苏迹象;其次,它如今面对的其实是所有曾经的行业领先者尤其是第一代跨国公司在中国市场普遍需要解决的难题。

其他新闻
友情链接

公司名称澳门新蒲京平台-娱乐场真正官网欢迎您
版权所有:Copyright © 2015-2019 http://www.gentew.com. 澳门新蒲京平台-娱乐场真正官网欢迎您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友情链接

Copyright © 2015-2019 http://www.gentew.com. 澳门新蒲京平台-娱乐场真正官网欢迎您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公司地址http://www.gentew.com